?

雜草與晚香玉

霍麗潔發表于2015年11月20日22:27:07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晚香玉 雜草 瑪麗雅姆 燦爛千陽

“對扎里勒和他的妻子來說,我是一叢狗尾草,一叢艾蒿,你也是,當時你還沒有出生呢。”

“艾蒿是什么呀?”瑪麗雅姆問。

“雜草,”娜娜說,“就是人們拔起來扔掉的東西。”

———《燦爛千陽》

在深秋陽光和煦的日子里,手捧一本胡塞尼的《燦爛千陽》,思緒被拉到了遙遠的阿富汗。在那里,跟我們同時代的地方,嚴守清規戒律的生活、隨戰爭而來的苦難、那些飽受命運摧殘的婦女們,就像是一幅幅圖畫從眼前閃過,鮮明、清晰而令人心情壓抑。

瑪麗雅姆,作者最偏愛的主人公,小說的靈魂,童年的她一出場,就被母親娜娜用雜草來形容。雜草,百度百科中說它是“生長在有害于人類生存和活動場地的植物,一般是非栽培的野生植物或對人類無用的植物。”瑪麗雅姆是私生女,是當女傭的母親和有錢有勢的父親私通的產物,還沒出生就被唾棄和驅趕,只能和母親生活在遠離人煙的郊區泥屋里。雜草,多么精確而犀利的形容,即便是在保守落后的阿富汗,可憐的瑪麗雅姆依然是最卑微低賤的人。

可是,這命若雜草的女子,卻從一開始就顯露出不同一般的性格。年幼的她,每日活在母親的怨憤和奚落下,卻滿懷著真摯的愛迎接父親的探訪,憧憬未來過上“毫無保留的、沒有附加條件的、不感到恥辱地付出愛和得到愛”的生活。15歲的她只身尋找父親卻被避而不見,回到家又看到母親上吊自殺,以懲罰她的“背叛”和天真。生活殘酷的真相在她面前展開,似乎能在一夜之間將她毀滅。

飽受打擊而無依無靠的瑪麗雅姆,被嫁給偏遠地區中年喪妻的鞋匠希拉德。婚后繁勞的生活、多次流產的痛苦、丈夫的暴虐,她都默默忍受了,就像所有的阿富汗婦女一樣。然而當丈夫趁戰亂迎娶了第二位妻子———年輕女子萊拉走進她的生活,兩人從情敵逐漸變為同盟者和摯友,同情、愛、幸福的憧憬,又重新復蘇了。她協助被丈夫欺騙虐待的萊拉逃跑,在危急時刻舉起鐵鍬打死丈夫解救了萊拉,獨自一人留下來面對死刑。原來,童年那個真摯執著的瑪麗雅姆一直都未曾死去———她最渴望的仍然是付出愛和得到愛的生活,哪怕要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
瑪麗雅姆,這個名字的含義其實是晚香玉,它來自她懦弱的父親扎里勒,小說的開頭有這樣一段對話:“扎里勒說是他選了這個名字,因為瑪麗雅姆,也就是晚香玉,是一種可愛的花朵。‘是你最喜歡的嗎?’瑪麗雅姆問。‘嗯,之一吧。’他微笑著說。”晚香玉,就是俗稱的夜來香,原產地是墨西哥和南美。它“翠葉素莖,含香體潔,幽香四溢,使人七月忘暑,心曠神怡。”

晚香玉

雜草般的出身和外表,內心純潔高貴卻如夜來香,這是胡塞尼心中的瑪麗雅姆嗎?或者還不僅如此,看他在書后附注的這首詩:“我稱頌她那明艷的郁金香,我為她蔥郁的林木而歌唱……人們數不清她的屋頂上有多少輪皎潔的明月,也數不清她的墻壁之后那一千個燦爛的太陽。”

看過胡塞尼的兩部小說,都是以“雜草”般的人物命運震撼人心。在《追風箏的人》中是貌有殘疾的私生子哈桑,在《燦爛千陽》里是瑪麗雅姆。我曾想,在胡塞尼心中,什么更能代表他多災多難的祖國重新振興的那一縷微光呢?也許就是藏在這被百般踐踏的小人物的靈魂中,愈遭迫害愈悲慘卻愈閃耀出太陽般光芒的美麗人性吧!

微信搜索: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,關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問題問大家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354406.live/html/meiwen/text1248.php,轉載請注明,謝謝!
更多
上一篇:傳遞友誼的長春花下一篇:木芙蓉
?
hcsmnet
中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