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小小檳榔遍世界

楊雪發表于2015年06月28日20:04:23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檳榔 世界 散文美文 楊雪

來到海南島的萬寧,才知道這里是中國的檳榔之鄉。檳榔樹成片栽種,玉樹臨風,與椰子樹比肩而立,只不過后者更為高大些。兩者同屬棕櫚科常綠喬木,萬寧當地人將修長的檳榔樹稱為女人樹,稱椰子樹是男人樹。

你一定不相信這樣的數據——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,目前大約有4至6億人嚼食檳榔,僅位于煙草、酒精和咖啡因之后,稱得上是大眾愛好。除中國外,這一習俗主要流行于印度、巴基斯坦、斯里蘭卡、馬爾代夫、孟加拉、緬甸、泰國、馬來西亞、柬埔寨、越南、菲律賓、老撾、印尼以及南太平洋的眾多島嶼。嚼食檳榔這一在西方人眼中極為不雅的行為,在這些地區卻超越了階層。檳榔曾經是從皇室到平民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,這讓我們不得不去探求其背后的傳統力量。

檳榔樹

“檳榔”一詞源于馬來語“pinang”,因此人們認為檳榔原產于馬來西亞,但檳榔樹是中國土生樹木還是外來樹種,目前尚無確論。在東南亞許多口頭文學中,檳榔是重要的象征。在越南流傳著這樣的故事——一對雙胞胎兄弟同時愛上了一位女子,由于兩個兄弟感情十分好,為了成全對方不約而同地選擇投河自殺,哥哥死后成了石灰巖,弟弟在巖石旁成了檳榔樹,那位女子受兄弟情義的感動也投河化成了攀附在樹上的青藤。國王得知了這件事叫人采了石灰、葉子回來,與檳榔果一起食用,覺得美味異常,自此越南便有了嚼檳榔這個習俗。

檳榔在東南亞還被當成自然與人之間的媒介,與稻米同為主要的祭祀品,在泰國,檳榔是祈雨時的獻品。有時也用來驅除邪靈,特別是生病懷孕的時候。

中國人究竟從何時起開始嚼食檳榔,似乎也是一個歷史謎團。公元前110年,即漢武帝元封元年,設置了南海、交趾、日南等九郡,其中就包括海南、越南這兩個檳榔產地。檳榔作為貢品,傳送到宮中,于是在司馬相如的《上林賦》,第一次出現檳榔的身影。他寫道:“留落胥余,仁頻并閭”;“仁頻”就是今天說的檳榔樹。中國較早記載食用檳榔的文字,見于東漢時期,南北朝北魏賈思勰所著《齊民要術》中,曾引東漢楊孚的《異物志》說:“檳榔,……剖其上皮,煮其膚,熟而貫之,硬如干棗。以扶留、古賁灰并食。”

南北朝時期,檳榔流行于長江流域,從南方人民的保健食品變身為北方的高級休閑食品。朝廷用來賞賜,宴會設為佳肴,戚友相互饋贈,喪葬引為供品,檳榔伴隨了世人的生老病死。唐、宋時,嚼食檳榔仍為宮廷與民間的共同喜好。史載,唐德宗李適某次出外巡幸,當地有百姓貢獻檳榔給他,李適十分高興,竟賞賜獻檳榔者以官職(文官),所以檳榔又有“文官果”的別名。清朝時,檳榔一直是地方獻給朝廷的貢品,清代后妃有隨身攜帶盛放檳榔盒子的習慣,甚至在中外使臣謁見清帝時,當著皇帝的面也敢嚼著檳榔。英國人馬戛爾尼在其所著的《乾隆英使覲見記》中回憶說,“有人指給我們看另一些膚色黝黑的使臣,他們也在這天上午覲見皇帝。他們頭上包著頭巾,光著腳,口中嚼著檳榔。”

在中國的歷史上,檳榔還曾是佛教供奉時不可缺少的圣品。《文殊師利問經卷上》說:“佛告文殊師利,有三十五大供及以可味香和檳榔楊枝浴香”。佛教高僧認為,吃檳榔可治病。玄奘當年在印度那爛陀寺留學取經,可以享受瞻步羅果一百二十枚、檳榔二十顆,豆蔻二十顆,龍腦香一兩,并供給大人米一升。

讓人意外的是,檳榔在中國所實現的文化上的融合十分順理成章。本來,檳榔的得名,即為“賓”與“郎”的諧音,賓、郎是我國古代對貴客的稱呼。“客至敬檳榔”,則是所有嗜用檳榔地區民眾的共有禮節。按照黎族的傳統婚俗,男方向女家求婚,聘禮之中必須有檳榔。女家若同意婚事便將聘禮收下。這種求婚習俗民間稱為“放檳榔”。傈僳族青年男女的愛情信物中亦有檳榔,檳榔表示男青年愛著姑娘,想把她含在口中。姑娘若接受愛情就把檳榔嚼吃掉,如拒絕就再加上一截辣椒,將檳榔等退還。我國西南邊疆的佤族以黑齒為美,佤族民眾幾乎每個人都隨身攜帶著檳榔荷包,平時口中常含著一片檳榔。說起臺灣更是少不了檳榔,那里咀嚼檳榔的風氣更為盛行,保守估計臺灣嗜嚼檳榔的人每年花掉買檳榔的錢,超過千億臺幣。

雖然檳榔所帶來的輕微興奮與麻醉作用依然是它流行的主要原因,但最新的科學也證明它有抗抑郁的效果。不過無論如何,檳榔的地位正在衰落,咀嚼檳榔的習俗已經被很多年輕人丟棄。這或者也是全球化時代,有更多替代選擇之后的必然吧。

微信搜索: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,關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問題問大家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354406.live/html/meiwen/text1136.php,轉載請注明,謝謝!
更多
上一篇:苦瓜 苦也美麗下一篇:金銀花姊妹
?
hcsmnet
中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